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银簪前世的主人是一个女子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3-27

银簪前世的主人是一个女子,她没有倾国倾城之貌,也没有惊世骇俗之才,更没有励精图治之志。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子,只想守护自己的爱情。她的爱情就是他,这个伫立在大海岸边,身穿白衬衣、灰色西裤的年轻男子。是的,在他前面是泛着层层波浪,一望无垠的海面,在他的身后是百废待兴的小城,恍惚间,他又见到了她。身着粉红外衣和粉红她裤子的她正笑意盈盈地从海面上一点点升起,身上还带着海水的味道,他笑了,记忆回到那段不平凡的日子……

他身穿黑色中山装,足蹬黑色皮鞋,站立在甲板上。他的眼神犀利,面色冷峻,身体里的每一处神经都如同紧绷的琴弦,稍一触碰就会发出巨大的声浪。在他面前站着一个身穿国军军官服的年轻人,俩人就这样僵持着,直到一个穿长衫、戴眼镜的文弱书生握住俩人的手臂,愣是将他们的手放下,“两位兄弟,现在是国难当头,大家就不要自己人打自己人了。”

“不行,今天一定要分出个胜负来。”国军军官服说道。

“我在日本都已经杀了那么多人,在打一个赚了。”中山装回敬道。

“好,来呀。谁要是求饶,谁就是孬种。”国军军官服挑衅道,转而又对站在一旁的眼镜道,“兄弟,你站远点,伤到你,就不好了。”

“来就来,谁怕谁啊。”中山装拉开架势。

俩人还没开打,就听远处传来枪声,三人抬头望去,只见一艘巡逻艇上正举着枪向自己所在的客轮扫射。顷刻之间,船上哀嚎四起,无辜人的鲜血洒满已然破旧的客轮。

转眼,日军巡逻艇的甲板上出现三双手,接着冒出三颗头,然后是大半个身子,紧接着挂上三条腿,最后是三个先前还正欲打一架的人。只见他们悄悄逼近各自区域附近的日本兵,手起,只听“卡啦”一声,日本兵倒地不起。

几个在甲板上巡逻的日本兵发现艇上赫然出现三个中国人,连忙开枪。枪声惊动了船里的两个日本军官——石井英明中佐和田村正中少佐,他们连忙出舱,还未及田村反应过来,他已被长衫一枪击毙。石井跳海逃生,余下众日本兵也悉数毙命。这场合力歼灭倭寇的经历,将颗心紧紧贴在一起。三人互做介绍,中山装,姓龙名云,人称龙少,乃定海城中的富商龙爷二子,留学日本期间遭杀手追杀逃亡回国。军官服,姓王名冀中,国军某团团长。长衫,姓马名平川,是一个护送电台和情报回定海城的共产党员三人可谓不打不相识,英雄识英雄,正当三人准备在这刚战斗过的巡逻艇上义结金兰时,枪声再次出现。原来,驻守在海港边的国军见是一艘日本巡逻艇逼近港口,连忙开枪。于是,三人再次跳海。海水里,龙云推着受伤的王冀中,靠着一只漂浮在海上的木盒得以生还,而马平川则下落不明。

上岸后的龙云先把王冀中送往附近的诊所,自己则先行回家。在回去的路上,他见城中另一富商田川之子,现已是民团团长的富贵和他的几个爪牙正对一个穿灰色布衫的年轻人拳打脚踢,龙云出手相救打跑那群人。他正准备离去时,年轻人突然抱住龙云嚎啕大哭,原来他是龙家的家仆,刀仔。

“刀仔,我不是回来了嘛,不要哭了。”龙云只道他是因为见到旧主而激动落泪。

“少爷,你回来就好了。”刀仔收住哭泣,将龙云离开的这几年龙家所遇到的劫难一一道来。原来,当年龙少因看不过去李富贵的欺人之举,将其腿打残,为躲避李家的追击,在父亲的安排下留学到日本。龙云虽然离开了,但是龙家以及龙爷都还在定海城,李家人一边加快在日本寻找龙云的步伐,一边则在生意上打压龙家并不断迫害龙爷,直到现在,龙家没落,龙夫人撞柱而亡,龙爷被关在警察局的狱中,即将被枪决。

听完刀仔的细述后,龙云双拳紧握,手背上的青筋直冒,如果不是刀仔拦着,现在的他定会闯去警局和李家。

“少爷,就算要去,也要把人找齐了再去,现在就我们两个人,去了等于是送死。”

冷静下来的龙云听刀仔分析完后,也认为此番如此莽撞的前去,还没把人救出来,自己的命先搭上了,忍住满腔的怒火,说道,“带我去见我娘。”在刀仔的引领下,终于在山上看见了那座坟墓,这座新坟孤零零地立在那里,连个幡都没有。龙云面对母亲的坟墓,跪下,心中的悲愤化作了一声“娘!”刺破长空,久久回荡在空旷的山谷里。他在母亲墓前立誓,如果不能手刃仇人,绝不回来见她!看完母亲后的龙云和刀仔沿着来时的路下山,然后回家,看着门楣上“龙府”二字如同吊死鬼一样斜靠着,两扇朱红漆的大门如同血盆大口一样想要诉说,奈何,嘴被贴上了封条。龙云上前正欲揭封条,被刀仔阻止,告诉他附近埋伏着民团的爪牙和警局的伪警,他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

饥肠辘辘的主仆俩走进瑞祥楼,这是龙家的产业。瑞祥楼里的伙计没变,生意依然和从前一样红火。龙云找了个位子坐下,伙计迎上来,“龙少,想吃点什么?”

“给我来两碗白米饭外加一盘菜。”

“好嘞。”伙计边说边伸手向他们要钱。

“怎么着,我还会欠你不成。以前来这吃饭都是先吃后给。”

“现在改规矩了,得先给后吃。”

“你们掌柜的呢?”

在柜台拨算盘的掌柜听见伙计和食客有争执,连忙放下算盘走了过来,见是自己的旧主,马上作揖,“少爷。”

“刘叔,先给我们来两碗米饭吧。”

“少爷,您不能在这儿吃饭。”

“为什么?我在自己家吃饭还犯法了不成?”

“现在这里姓田,所以您不能……”

“怎么着,少爷待你们这么好,都忘了是不是。”刀仔插嘴说道。

“少爷,对不住。”掌柜也为难,自己只是一个小百姓,只想过安生日子。

刀仔想要打掌柜,但是被龙云阻止了,他冲这里的每一个人说,实则是说给冲跟踪自己的人听,“瑞祥楼迟早会姓龙。”说完带着刀仔走出瑞祥楼,在门口却和出国前的恋人——米粒,正被几个警察反手抓着擦肩而过,问及,警察说她是共匪,必抓!龙云想要救美,但被米粒以不认识为由拒绝。她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怨与惊,他无法解读她的眼神,带着些许惆怅离开。

怀着复仇种子的龙云和刀仔一起回到自己大屋前,伸手就要撕,但又被刀仔阻拦,但是这次他没有停止,伸手撕掉封条,大声说,“回去告诉你们主子,就说我龙云在这儿等着!”说完,随着“吱呀”一声,大门已被推开,记忆中的那些欢笑声犹在耳畔,但眼前已是满目疮痍。看着这一切,龙云心里的复仇种子迅速生长终于长成一棵深深扎根于泥土之中的苍天大树。

这边龙云平静的收拾着屋子里的一切,那边刀仔依据相好所给的资料,一个个寻找并游说龙云当年的兄弟加入复仇的行列。然而龙家一倒,众人纷纷被迫洗手,安心的过着安身立命的穷苦日子,谁都不敢加入这支队伍里。刀仔一人回到龙宅,此时龙云已经收拾妥当,坐在院子里,见只有刀仔一人,问,“他们都不肯来?”

“少爷,他们……”

“好了,不来也好。”龙云突然想起落海时抓住的一个紫檀木盒,于是拿到石桌上,“刀仔,你的手艺还在吧。”

“少爷,你不会是想让我去牢里把老爷偷出来吧。”自己都还没成亲,也没留下一儿半女的,就这么去送死了。龙云笑了笑,“想什么呢?我是让你把这木盒的锁打开。”刀仔总算放下心来,“少爷,你没事,能不能不吓我。”说完开起锁来。

那头,游医桂香,龙老夫人的贴身丫鬟。龙家倒后,靠着坑蒙拐骗度日,在司徒家正在给司徒老爷医治,听说二少爷回来了,扔下司徒老爷从司徒家的后门逃走了。回到家的桂香,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不能忘恩负义,于是跑去龙家。老江湖鬼叔,曾经是龙家的护院,现在靠给人剃头、刮脸度日。当刀仔来找他时,他正在给警察局长刮脸,然后躲在警察局长的车里扬长而去。回到家,面对从不离身的忠犬——旺财,忆及少爷说,等自己百年后,他一定会给他执“丧仗棒”,终究跑向龙家。赵半仙,能掐会算。曾经是龙家的账房先生。感念龙家对自己和瞎老娘的恩情,在瞎老娘的骂声中,替自己算了一卦,找了个顺天命的借口直奔龙家而去。肥仔,曾是龙家的厨子,现在是一个孩子的爹。看着稚儿,想着在妻子坟前发誓要抚养儿子长大的他,想到少时被一群富少打趴在地上后被龙少所救的经过,思来想去,决定将稚儿托付给邻居胖嫂,自己则跑向龙家大门。门外,肥仔、桂香、鬼叔以及半仙全都到了,众人拍门,可里面的龙云担心木盒里藏有炸弹,生怕伤了其他人的性命而迟迟不开门。

“少爷,打开了。”随着刀仔话音一落,龙云连忙把他拉到一边,静等爆炸,但过了很久,都没爆炸。龙云和刀仔狐疑地走了过去,只见里面藏了一把弓弩。收缩后仿似一把权杖,打开则是一把绝世劲弩。龙云拿起弓弩,打量一番,“这把弓弩叫战神弩,相传是战国时期的白起所造,据说得此神弩犹如白起附身,攻城略地无往不利,只是不知道怎么会流落到日本,而后又被日本天皇转送给石井鸿。”抚摸着战神弩的龙云,心想连老天都在帮我,送此神物给我。最后又看了一眼,才把它重新放入盒子里,让刀仔收好,“我也该去会会他们了。”说完走到门口,把门打开,靠在门上的半仙一个趔趄,“好你个刀仔……”眼睛往上瞄,对上龙少的笑脸,“少爷!”话落,却哭了起来。除了桂香,其他人听见是少爷,转身,冲到龙云跟前抱着他,又哭又笑。龙云拍拍肥仔和半仙的肩膀,“不哭了啊。”说完抬头看了看桂香,向她打了声招呼,同时也看见了站在桂香身边穿淡粉色绸布上衣以及同一色系绸布宽裤子的女孩,放开肥仔和半仙,走到她面前,问旁边的桂香,“她谁啊?”

桂香告诉他,“龙少,她是绸缎庄老板司徒昆的女儿,叫司徒麦子,也是老夫人帮你选的妻子。”

“帮我选的?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是在日本吗?”半仙插了句。

龙云看了眼半仙后,让大家都进屋。他走在后头,回头又看了下愣在那不动的女子,走过去,“你叫麦子?”

“你就是龙云?”麦子盯着眼前这位俊朗的年轻人问。

“如假包换。”他看了眼麦子手里印有囍字的婚帖,从她手里接过婚帖,问她,“你是来退婚的?”她点头又摇头,龙云可不管这些,这种父母之名,媒妁之言的婚姻本来就不是他想要的,更何况心里早就有人,再加上现在的自己一脚踏在鬼门关上,他更不想让别人替自己守寡,见她如此,双手的食指和母指捏住,稍一用力,婚帖就一分为二,在一用力,一分为二的婚帖就一分为四,他把斯成四片的婚帖还给她,说,“我同意。”说完转身,走进去,在他要关上门的刹那,她也跟着闪了进去,他看了她一眼,她也回看他一眼,然后去院子里找众人。

这边龙云他们商量截法场的对策,另一边民团的探子把在龙家探到的消息告诉给了李富贵。他冷笑道,“他还想救他爹,我让他们直着进来,横着出去。”他手一招,那个穿黑短褂的探子走到他跟前,“贵爷。”他想了下,“你就这样。”说完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后,那个人叫上其他几个出去了。

另一边,龙云和一众家丁围坐在一起终于想出一个办法来,那就是如果要劫狱,那么就一定要有枪。枪,哪里有枪?军队有枪,于是找到现在已经是国军守备团团长的二哥王冀中,王冀中苦笑一番,自己哪还有枪啊,枪全都被前任团长拿去卖个田富贵,把得来的钱全当成军饷,发给守备团的众将士。从王冀中那里没借到枪,只拿到了王冀中给的金条,让他另想办法。龙云想来想去,看来只有找城中最大的妓院,倾城院老板已退休的庞太监借枪。众人趁着月光闯进倾城院,只见倾城院得几个护院正用枪对着云龙他们。从房间里走出来一个手里把玩着一副扑克牌的长发老者,只见他穿着马褂,留着前清的辫子,“来我这儿找姑娘,我欢迎。要是闹事的话,得先问问我这些枪同不同意。”

龙云上前把对着自己的枪拨开,“这枪可厉害着呢,别走火了。”然后又抱拳与胸前向庞太监作揖道,“晚辈龙云见过庞公公。”

“哟,这不是龙家的二少爷嘛。您这是来找姑娘玩呢,还是?”他见他旁边站着麦子,手就趁机要去摸她的下巴,麦子有点害怕的往龙云身后躲。

“明人说话不做暗示,我是来向公公。”他边说边看他的神色,“您买枪的。”说完将三根金条往桌上一放。庞公公拿起金条看了看,“这成色够足的啊,现在这可很难见到了。”他边说边给正在给自己捶背的姑娘看,然后又放下说,“不过啊,可惜了,现在,谁还要金条啊,我这几支枪可都是我的宝贝,我的心肝,我的儿女。你说我这当爹的,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儿女给卖了。”说完把金条推到龙云面前。

“公公,要不这样吧,我跟你赌一把。您看如何?”病急乱投医的龙云见他手里一直把玩着一副扑克牌,心想,他必是喜欢玩两把的人。

“你?”庞公公上下打量一下他,“跟我赌?你这可是关公面前耍大刀啊。”继而脸色一变,“输了怎么办?”

“输了,我留下。但是你必须把枪卖给龙云。”还没等龙云说话,麦子抢先说道。

“好,就这么说定了。我要是输了,就把枪送给你。你要是输了,把这个小妮子给我留下。”庞公公说完后开始洗牌。龙云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他怎么可能玩得过老江湖的庞公公,很快就败下阵来。眼看龙云就要输掉时,麦子坐在他旁边,“公公,你敢不敢和我赌一把?”

共 201 5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孔雀湖的水啊,清幽幽,你我的爱情,才开头……”一根银簪似乎有着某种说不出的魔力,连着前世今生,系着爱恨情仇,演绎出了人间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小说文笔老练成熟,故事一波三折,跌宕起伏,读之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精彩小说,推荐共赏!恭喜尔东成佳作不断,期待您更多的作品。问好,遥握。【编辑:上官竹】【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1040225】

1 楼 文友: 2011-04-02 16:17:4 “龙云把银簪拿出,放于空中,仿佛已经插在了她的头上,他笑了。那银簪似乎有某种魔力,现出的时空涡轮,将他吸入其中……他微笑,不置可否,和同伴一起转身,走出展馆,他叫龙少游,大家都叫他龙少,是个即将迈入社会的大学毕业生。他的长相和当年那个有着传奇经历的富家少爷龙云惊人的相似。在他走出展馆的瞬间,和一个长得和当年的麦子极为相似的女孩擦肩而过,他们的手机同时响起,那铃声里传出“孔雀湖的水啊,清幽幽,你我的爱情,才开头……”这段描写,给了读者无尽的想象空间。期待精彩后续。 联系QQ:1071086492

2 楼 文友: 2011-04-02 16: : 0 小说文笔老练成熟,故事一波三折,跌宕起伏,读之惊心动魄,荡气回肠。 80后新锐作家,诗人,自由撰稿人,指间微凉社团编辑。

 楼 文友: 2011-04-0 06:25:19 跌宕起伏的故事,读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问好作者! 喜欢文学、音乐韶关男科医院哪家好碑林科大医院冯晓军上海徐浦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太原看男科去哪个医院
宝宝感冒体温高不发烧怎么回事
治疗腰疼脖子疼的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