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代表大圣直播间第594章女子监狱的男监狱长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9-17

大圣直播间 第594章 女子监狱的男监狱长

“你愿意去了?”

足足两分钟后,吴立国才缓过神来,试探着问道:“可别开玩笑,我给省局那边回音之后,这事儿可不带随便再改的哈,否则也太不严肃了。”

“西郊监狱我不去。”

崔石一开口就让吴立国的眼睛瞪了起来,你小子本事大也不能耍我玩啊。

“不过……可以让那个程煜同志去西郊监狱,空出来的女监副监狱长,我或许可以试试嘛。”

崔石眼珠一转,说出了心中的目标。

我靠!

吴立国恍然,原来这小子瞄上的竟然是女监副监狱长的位置。

可是……为什么啊?

虽然同样是副处级,但西郊监狱从哪个角度,都比女监更合适,更容易出成绩,更适合崔石成长啊。

吴立国倒也知道,现在刚刚招录进监狱系统的小年轻警察,通常开玩笑的时候会说最期待的地方是女监——因为那里从犯人到干警,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女人嘛。对于年轻的荷尔蒙分泌过剩的小警察来说,就算没有那个意思,痛快痛快嘴也是常有的事儿。

但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场合,现在是吴立国代表京州市监狱,跟崔石正式谈话,谈关于崔石未来职务安排的事情。

难道这个崔石工作好几年了,还惦记着“女子监狱男管教”的无聊幻想?

<通则久。西安许多家居卖场已经在进行着转型。经过对行业的深入调查p>这个想多了啊,女监的副处级领导干部虽然可以是男的,但从来也没有过这么年轻的男人。这个提议如果送上去,只怕省局领导的脸色和眼神都会有点不对。有些事儿虽然不能放在明面上说,但终归还是得避讳一下的。

按照一般规律,程煜在女监工作的时间不短,应该挪挪地方的。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通常来说领导干部不能在同一个单位经营太久,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也就是说,程煜即使这次不去西郊监狱,也很有可能被调离女监。

但,接替者会是崔石么?

吴立国盯着崔石的眼神,想从中看出一些什么东西,但最终却一无所获。

这个年轻人的脑袋里转着什么念头,自以为阅人无数的吴立国,从来都没有看懂过。

“行。”

吴立国最后点头道:“我可以帮你去向省局协调,但领导如何决定,就不是我能承诺的了。按照我的推测,可能性并不高,主要是因为你的性别,而且也太年轻了些。”

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省局不但通过了这个提议,而且通过得如此之快。

次日,崔石就有接到吴立国报喜的,说是已经初步通过了崔石同志调任京州市女子监狱担任分管管教的副监狱长职务的决议,只等正式的任命下发,崔石就可以走马上任了。

这连崔石都有点意外,没想到这事儿还真就成了。

当然,崔石去女子监狱的主要目的,只为了柳千落一人。

先前折腾半天想要参加那个全国比武大赛,目的也就是为了增加和柳千落相处的时间,看看有没有办法试探出那句解封的咒语到底是什么。但没想到,六耳猕猴闹那一场,替代崔石去参加比武大赛,还打了一个大满贯的成绩,搞得现在崔石在全国都很有名。

可柳千落依然还是柳千落,无法变回神通广大的观音大士。

不管是罗浮宫之战还是崔石自己,都迫切期待为水产跨越工程实施开好局、起好头观音的重新觉醒,所以这次找机会调去女监当领导,也是为了这个原因。

消息传开,崔石的朋友圈沸腾了。

“卧槽!石头,!”

“石头啊,这回我算是明白了什么叫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咱们新警培训时的那些话,你到现在还特么记得,你果然是牛翻天。这回去了女监,终于得偿所愿啊!”

“大写的服字,不解释。”

“小崔,放开那些女警,让我来……”

“崔石同志,你说实话,是奔着女警去的还是奔着女犯去的?”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最后攒成了一个规模很大的饭局,由即将新官上任的崔石做东,在一家五星级酒店摆桌,宴请各路宾朋。

饭吃过,酒醉过,玩笑开过,崔石也等到了正式任命,档案关系从工作了数年的京州市监狱调去女监,成为女监历史上最年轻的男监狱长。

这天,女子监狱门口,由同样新上任的监狱长郭兴带队,六位监狱领导一字排开,欢迎传说中的崔石同志报到。

和汉东省许多监狱的配置一样,女子监狱的最高领导层,同样是由七位常委担任。

按照通常的规则,崔石分管的是监管,这是监狱工作的重中之重,所以从分工上来说,崔石应该是仅次于监狱长郭兴的二号人物。

但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郭兴今年已经超过50岁,虽然也不见得就能镇住场子,但好歹还有点资历摆在那里。可是崔石……几乎可以注定要受到相当程度的打压和排挤之类的。

本来程煜去职,很多人以为可以顶替他的位置,可省局领导一句话就给空降了个崔石,还这么年轻。

这些事情,吴立国都提醒过崔石,当然崔石也基本上不在乎。

打压孙悟空?

厉害了!

“各位前辈好。”

崔石跟众人一一握手,姿态摆得很低,但很准确地认出每个人,“郭哥好,孙哥好,刘姐好,陈姐好,白姐好,徐哥好……”

众人心中一凛,这个年轻人看上去嘻嘻哈哈没什么心眼,但居然也是做了不少准备工作呢。

郭兴除外,其他五人暗暗交换了个眼色,似乎是早就达成了某种默契。

“崔狱长,请。”

孙胜利是女子监狱的纪高官,在常委序列里排名第三,脸上挂着笑容说道:“安排了给你接风的便饭,就在监狱食堂,现在这形势咱们出去也不方便,崔狱长多多谅解。”

“懂的!”

崔石一笑,正要迈步,忽然间脸色一变,微微仰起头,看向天空。

怎么了?

其他人也随之停下脚步,奇怪地顺着崔石目光的方向望去,但见蓝天白云风和日丽,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呀。

崔狱长这是看啥呢?



惠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
商丘白斑医院
鳞屑型灰指甲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