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代表暗影猎手章二百零五龙魂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0-09-17

暗影猎手 章二百零五:龙魂

周围的血雾化成一股股涓涓细流,全部注入了少年的眉心。Δ81中文Ω

整片区域的空气迅变得纯净通透,辛武的目光牢牢地锁定已经被实质化血液围困住的六翼星云豹,不知觉地伸出舌头舔舐着干渴的嘴唇。

内心又冒出一个令自己都大吃一惊的想法:吞掉它!

吞天化地珠感兴趣的果然是这颗邪恶的血珠!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逃吧。人间也许不需要一颗邪珠都对付不了的我了,那我就去地狱净化怨鬼吧。”

中年男子盯着牙野,双手合十,无数金色的梵文从他的身体内飞出,在眼前如精灵般飞舞。

男子脸庞刚毅,神色坚定,决定与血色邪珠同归于尽的他因为注意力的过度集中甚至忽略了辛武令空气重新变得纯净的事实。

“逃?”牙野不屑大笑:“你们无力阻我,六翼星云豹自顾不暇,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你叫我逃?”

他死死地盯着六翼星云豹,完全忽略中年男子的存在,自然也没用注意到空气中细微的改变。

“强弩之末的拼死反击奈何不了我,我知道狗急会跳墙,但它终究是一条狗!”

状若疯狂的牙野一声暴喝,整片黑色的区域化为一道移动的残影,顷刻之间来到了六翼星云豹的眼前。

刹那间,所有的黑色阴影从球变成线,从剑柄没入剑尖,最后变成剑尖的一点,仿佛一颗漆黑的珍珠镶嵌在剑尖。

“唰”黑玫仿佛利刃切豆腐般划破六翼星云豹的腹部,无边无际的血液入潮水般喷,迅吞噬了牙野和六翼星云豹。

见到这声势浩大的灼热鲜血,辛武情不自禁地露出饥渴的表情,那是三天没有进食的猫看到一群游鱼的表情。

贪婪,激动,癫狂,情不自禁。

所有的血液被某种神秘的力量吸引,汇成河流,随后在辛武的额前不断压缩成一滴滴鲜艳的血珠,没入眉心。

血液于瞬息间被辛武吸收了,这次因为数量的庞大,中年男子见证了这一幕,身前的梵文渐渐隐退,但惊愕的下巴却再也没有合拢过。

“死是新的轮回,小六,愿你来生做一头有老婆陪的快乐小豹!”中年男子听着六翼星云豹粗重却又略带轻松的喘息声,听着大团血块从腹部倾到下落的沉闷声,微微叹息。

六翼星云豹被解剖的腹下,牙野手握一颗浑身漆黑的血色珠子,借助昏黄的光线,仰着头,痴迷地望着这颗古朴纯黑的血怒种。

血怒种周围有层层荡漾的血液,丝丝如雾的血气从中心散出,却在碰到外围的微型六色光牢后变得烟消云消。

血液难以渗出六色光牢,这令它几乎狂,像头困兽般猛烈撞击外面的六色光牢。

一圈一圈的光晕在广牢的周围散开,它的颜色似乎比刚才淡了几分。

与此同时,中年男子又是吐出一大口鲜血。

这六色广牢是他用精血所化的封印,与自己心神相通,本以为自己最强的封印能够封住小六体内的邪念至少半天,可他还是太低估了这血色珠子的力量。

仅仅过了一小时左右,他却有种油尽灯枯,濒临死亡的感觉。

牙野不断地吞着口水,瞳孔和血色珠子的形状合二为一,颤颤巍巍,语气激动而畏惧地说出三个字:“血怒种!”

中年男子望着内脏器官铺了满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六神无主的六翼星云豹,一脸哀伤。

这头豹中之王神色平静地望着男子,眼中却有种说不出的解脱和快意。

它张了张嘴,似乎想和故人打个招呼,却因为身体组织破坏的太过严重,说不出一句话。

血怒种毁灭了它的骨骼、血肉、筋脉,仿佛一团烈火,所过之处,将生机一片荒芜。

“喂,老头,这六色光牢是你的封印吧。”

牙野仿佛是受到了某种蛊惑,瞳孔变成赤红的血色,邪恶地望着匍匐在地上的中年男子,以至高无上的威严口吻道:“我命令你,解开封印!”

……

血怒种重现于世的这一刻,中年男子乃至牙野都感到了一种绝望的气息。

这种气息,苍莽,古朴,仿佛一条从万年前苏醒的巨龙,驰骋苍穹,红云作伴,雷电壮威。

一对血红浑源的双眸是两个灼热的太阳,令人不敢直视那股光芒,只能匍匐在地,表示顺从。

真龙之威的气势比天穹迸裂,大地下沉有过之无不及。

牙野借助血怒种说话的气势令见多识广的中年男子都失去了心智。

一股莫名的诱惑令他唯唯诺诺地站起身子,双指并拢,口中念诀,就要解开六色广牢的封印。

然而这种渗入骨骼,威胁灵魂的压迫感,辛武却是浑然不知。

在牙野目光充满希冀之色,紧紧盯着男子双手的片刻,一只清秀的手按住了男子的手臂。

辛武缓缓站到男子的前面,低着头,金色的长飘飘荡荡,嘴中出抑制不住的连绵笑声。

笑声由小至大,从断续变得连续,仿佛是几个充满水的浅坑突然联通成了汇聚的洪流,浩浩荡荡,霸气侧漏。

“辛武?”牙野纳闷过后,立刻杀意暴虐。

这个时候你他妈来搅什么局,逞什么英雄?

“你找死装英雄,老子就再陪你玩一次正义邪恶游戏。”

牙野身形暴涨,如同猛虎般窜来。

然而千钧一之际,场上的局势再次瞬息万变。

辛武缓缓抬起头,瞳孔中同样闪烁着惊人的血色,他狰狞的脸庞,痴迷的神色比刚才的牙野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股强大的威压无风自卷,涟漪般扩散,径直将牙野推翻出去。

那血色的眸眼里印着一只肋生双翼,头生双角,浑身燃烧紫黑火炎的吸血鬼。

再度细看,吸血鬼的双眼更是邪魅妖异,汇聚成两个漆黑的星辰漩涡。

辛武的瞳孔剧烈抖动,时而深陷眼眶,时而迸射前突,仿佛那两个吸血鬼要从双眼中跳出来。

牙野的灵魂似乎瞬间被抽干了,后背的冷汗似断了线的珠子落下。

邪瞳,鬼瞳?

这种恐惧的感觉是什么,仿佛有一团无形的火焰渗入了自己的灵魂,灼伤自己的记忆,崩碎自己的灵魂。

即使闭上眼睛,也没用任何办法避免。

简直,简直就像是堕入了岩浆地狱,越挣扎越沉沦的岩浆地狱。

牙野的身心灵魂被彻底震慑,但血怒种的反应更大,它就像一头抱头鼠窜的老鼠,脱离牙野的双,漫无目的地撞上左边的墙壁,随后又撞上右边的墙壁。

残影阵阵,伴随着虎啸龙吟。

它惊恐地想逃离这片空间,然而一股无形却又巨大的吸引力牢牢地锁定它的身影,将它一步一步地拉向辛武的眉心。

这是一场耐心与力量的角逐。

血怒种是一条狂躁的龙,狰狞咆哮,飞行的轨迹在半空中留下的残影隐约汇成龙的形状,辛武却像一张大,任凭你飞舞挣扎,都挣脱不了天地这张大。

牙野惊恐地望着天空的真龙残影,这种旷世奇观令他喉咙涩,无形的压力如同冰层,将他的身体凝成一栋冰雕,让他一动也不敢动。

但更让他震惊的是,恐怖强大的血怒种却似乎非常畏惧辛武。

这个在他眼中平凡的人类,竟然能让血怒种感到恐惧。

太他妈扯了吧!

无论是实力比辛武强大的磨丁格,还是灵兽六翼星云豹都不是辛武能够比拟的存在,可他们依旧被血怒种侵蚀理智,成为了容纳它的器皿。

即使是躺在地上,懂得许多稀奇古怪秘术的男子也是对血怒种畏惧不已,拼着损失修为,流逝精血的在店里看到过很多次决心也封印不住它。

就是这样一种恐怖的、难以用常理解释的物质竟然畏惧辛武,拼命想逃离这方空间。

血怒种左冲右撞,内部释放出滔滔血雾,那稍微暗淡的六色光牢竟然被庞大的血气直接冲散震碎了。

与此同时,血怒种的颜色又暗淡了一分。

那种恐怖的血海又要来了吗?

一声彻底的真实龙吟让牙野不知觉地跪在地上。

感受着大地的颤动,丝丝血气再次从地面溢出,无尽的血流从血怒种的中心暴涌喷出。

但那滔滔如浪的血流却顺着既定的轨道全部注入辛武的眉心,没有像上次一样蔓延扩张。

这种感觉如同百川归海,飞燕还巢一样神奇自然,仿佛它已经认定少年的眉心才是它温暖的港湾。

得救了!

牙野和中年男子同时松了一口气,他们见识过血海的恐怖,上一次侥幸得救,但那恐怖的感觉依旧十分清晰。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牙野艰难地转过头,他想逃离这里,这种领域和气势不是他能够抵挡的。

坦白说,他觉得现在的自己是一条卑微的蛇,只能仰望两条真龙的对峙,但即使如此,也让他呼吸压抑,心脏直跳。

太强了!

在这种天踏地沉的气势下,他连站立都做不到。

“喂,小子,你知道……那颗血……血色的珠子是什么吗?”

中年男子的声音断断续续,他也被这种气势震得话语都无法正常说出。

名为牙野的小子肯定知道某些他所不知道的事情,否则不会躲在后面观察他和小六的战斗,他知道血怒种藏在小六体内的部位,所以才能如此精准快地得到这颗血珠。

牙野艰难地转过头,他本不想理会男子,但现在确实需要转移注意力,否则他会被这种气势压垮,甚至失去意识,成为傻子。

“血怒种。”他长舒一口气,淡淡回应男子。

<围绕中心服务大局取得新成就p>“血怒种是什么?”男子继续问,却又突然醒悟般过来地惊讶开口:“能诞生血液的母种?

我能感受到,那些鲜血中蕴含着真正的龙魂!”



汉中哪家专业治白癜风
宝宝腹部胀气怎么办
五个月的宝宝腹泻